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海安面对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0 | 回复: 0

烟呛人心
发表于: 2018-5-13 19: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里流年
      
   
    坝上大而言之是一个江南的几乎可以在地图上忽略的小地方,小而言之是赣南的一个穷县的偏远的小村庄。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可有可无的小村庄,却也会偶尔发生一些故事。
    坝上的土地并不贫瘠,但是毕竟依靠土地不能大富,所以坝上都是富不过万元的人家,可能唯一值得骄傲的便是其山清水秀,山环水绕的秀美风景了。不经人类雕琢的旖旎的风景总是和贫穷落后连接在一起的,这是千百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
    然而坝上的人也有追求,在那个小小的村胸腺肽(Thymosin)庄生活了几十年,他们也开始厌倦了那里单调,重复而平淡的生活,所以他们的理想便无非是离开这个山村,在街上或者县城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在赶集的时候也不用再走几里山路来往奔走了。追求虽然不很崇高,但毕竟是理想,而且村民们也愿意为了这个梦想而默默耕耘,依旧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村里最早完成这个夙愿的要数是李大奎家了。现在他成了村里的首富,虽然财富也不过二三十万,可在那个近乎蛮荒的地方,这笔钱足以当之无愧首富的名号了。不,曾经,他家也是负债最多,村里最穷,最为村里人所不屑的人家。
    还是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流行的仍然是“撑死胆大的”这种口号,所以李大奎拿着家中仅剩的一点钱做起了烟草生意,那时他妻子拉着他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他说:“你别去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你干嘛非要去做什么生意啊?”,的确,农村的妇女一般都是一方面渴望走出山村,另一方面又害怕冒险的人,其实农村的男人也大多数是这样的。他们只知道在这片抚养了自己的土地上挥洒着汗水默默积累着永远积累不起来的资本。
    可是,李大奎终于甩门而去了,撇下了妻子的伤悲和泪水。而这一去,带回了的确实是一笔可观的财富,那时候,他的孩子是村里穿戴最好,最体面也是最令同龄的小孩羡慕的孩子,李大奎是村里最早置办了摩托车,最早用上电视,最早配上大哥大的村民,甚至在他做烟草生意不过两年后便在村委会旁边买了一套房子,那条县际公路便从他的家门前蜿蜒而过。他的妻子也不埋怨了,踏踏实实地跟他过起了日子,做起了家庭主妇式的农村妇人。
    好景并不很长,在村民们都羡慕其逍遥的日子抱怨自己的丈夫当初为什么没有跟着去一起做生意的声音日益高涨的时候,他的烟草生意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往下跌去了。九十年代初期俨、固然是一个很好的创业机会,可后来因为加入的人渐渐多了,竞争也便激烈了,李大奎毕竟只是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上了年纪的农民,一个农民的知识和魄力毕竟不如后来人,所以生意走下坡路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可是李大奎并没有这么认为,他只是把这种下滑的原因归结于规模没有扩大,归结于季节性的影响。于是他开始到处借债,贷款,高利贷等等,试图挽救生意的颓势。
    结果可想而知,可是当他的生意最终倒闭的时候,他还欠下了二十几万元的债款。他卖了村委会旁边的那栋砖房,依旧回到了村里那座破败的土砖房子里面,和村里的其他男人一样,也开始默默地治疗三个月后白癜风会是什么样的过着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生活了。那时大女儿和二女儿仍然在读初中和小学,三个孩子,学费是支付不起了,最后李大奎只好含着泪把她们赶回了家,从此大女儿年纪轻轻地走上了打工的路,二女儿则在家帮忙洗碗,扫地,忙家务,或者有时候也去菜地里锄草,如此等等。只有他的儿子仍然在小学里面苦苦地读着书,偶尔也接受着来自同学们的无恶意的挖苦和冷落。
    村民们对他的最大的变化是经常在经过他的家门口或者遇见他家里人的时候深深地舒一口气,是为了庆幸当初自己没有让丈夫跟着一起去,或者为了庆幸自己没有跟着一起去吧。妇人们总是在面对他的时候僵硬地招呼然后待他离去时对着他的背影告诫旁边的子女:“你长大后可不能像他一样啊”
    夕阳的残血,在那座留下了李大奎摩托车痕的满是泥淖的水泥桥上,李大奎经常一个人扛着锄头或者犁耙走在上面,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凄清哀婉。他的步子依然很快,或许他在和时间赛跑,他的梦想依然在远方,他坚信自己不是属于这座山村的人,只是偶尔他也会在疾步如飞的间歇突然停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然后颔首微叹。
    天渐渐入冬了,然后渐渐飘起了雪花,在这雪花的纷飞里,新年也渐渐地逼近了。只是对于李大奎家里,则依旧是一贫如洗,一年的辛苦只是换来的只是勉强的收支平等,那十几万的债款依然像重重的石头一样压抑着他,不能喘息,使他不能怠慢,这样的春节时没有欢声笑语的,甚至在那个家家炮竹声响起时刻他家里却在为了琐碎的事情而互相大吵大闹。
    第二年春节,一如从前,只是大女儿却带回来了自己的男友,那个十八岁的孩子,带回来的男友,而且还怀上了孩子。李大奎没有允许女儿和女婿踏进那个本已破败的家,我不知道那时的决定是否有点过分,他指望女儿能为自己分担一点债务,现在她却带回了男友,而且还怀上了孩子。而大女儿也确实没有走进这个家门,她顺着那条两旁都是树木和坟墓的小路一直走向了街上,径直踏上了通向她男友家的列车。
    就这样,大女儿没有办喜宴便成了别人的人,无奈,他只好把还是十四岁的二女儿送到了东莞打工,他希望二女儿能为自己争气一点代替大女儿的空缺。可是老天并不很怜惜这个可怜的人,事与愿违,固然,她没有带回男友,但除了车费和一些零散的零用钱也没有多带回一点可以用来分担债务的多余的钱。李大奎,这个曾经村里的骄傲,终于忍受不了生活的打磨,把巴掌伸向了女儿,带着颤抖着的哭腔教训起了那个还是孩子的女儿。女儿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忍受来自父亲的责骂。然后终于扔下了一句话:“你要再这样,我也和我姐姐一样,离家出走。”
    农民究竟是农民,总是在有事没事的时候盘算着生活,当每一次的新年都变成了新一次的失落的时候,李大奎打算着要是仍然这样靠着山吃饭,即使每年都能还一万元,那么也还要十几年才能还清所有的债务,那么这辈子都注定要在债务的高压下直不起腰来了。他流下了泪,然后毅然决定再次尝试。
    这一次他的妻子则更加地变得歇斯底里:“这日子你还过不过啊,我们没有那样的命,债慢慢还吧,我跟你一起,日子总是那样过去的。”她死死地拽着丈夫的手,她希望丈夫在那一刻回心转意,打消那个对她来说是可怕的想法,李大奎则一个劲地往前走去,妻子想用脚教你用药物治疗白癜风顶住地上的石头,却在地上划出了两道深深的划痕,然后李大奎一用力,她便只能坐在地上擦着眼泪了。她感觉世界塌了,前面的日子指不定又是多么地艰难。
    李大奎找到了以前的合作伙伴,他们告诉他现在做木材生意比较有市场。家乡的山上有的是木材,所以原料是不必愁的。他开始雇来村里的男劳动力上山整天整天地砍木材,然后在晚上的时候整车整车地装到县里去,从那里转接到其他大城市。于是在那个寂静的村庄,总是可以听到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闷闷的松树倒下的声音。
    砍完了自家山上的便出一点钱砍别人山上的,大家都是很愿意做这笔生意的,因为反正在那里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卖点钱来得实在。这是村里人的价值观念,人总是不能跟钱过不去的。于是生意在山村周围山上的一大片一大片树木倒下的同时越做越大了。他还清了债,开始有点积蓄,又开始有更多的积蓄。
    茂密的山林开始变得越来越稀疏,他终于变成了村里首富,那时候他的儿子还在读高中,为了弥补自己对两个女儿的遗憾,他准备了十万元钱去送自己的孩子上一所还行的大学。可是终究没有,他儿子后来打工去了。而他的二女儿也嫁人了,生了个儿子,大女儿也经常带着他的丈夫回到娘家住一段时间。
    他成了村里最受人尊敬的人,村里的大小事务总是要问问他的意见,而他的意见也一般都是最有分量的。妈妈常对我说:“你说有钱不好吗?看你姨丈就知道了,以前家里没钱的时候有谁还把他当回事哦,现在呢?走到哪里还不是抬头挺胸的。”村里妇人也经常教育孩子说:“你长大了要像他一样,做一个有出息的人,光宗耀祖。”
    村旁边的那条河流在一片片山林的倒下的同时变得愈来愈浑浊了,而听说随着财富的增加李大奎的生活也开始变得有点不检点。可是这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环境如何?道德亦如何?至少在金钱和财富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至少不能阻止村民对李大奎的羡慕而教育自己的孩子向他学习。因为环境是无关己事的,而嫖娼在金钱面前也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可有可无的。
    现在承蒙李大奎开高价雇佣村里人砍伐树木,村里人都基本上都搬到了街上去住了。曾经的梦终于圆了,我知道李大奎的恩惠和成功故事是永远会在村里传颂的,而老家的光溜溜的山头还会长出高大的乔木吗?还会长出一片片松林吗?村里的那条河流,还会澄清吗?这一切,让历史去见证吧!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主题:5986 | 回复:598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